首页 仙侠 轮回模拟:我能逆天改命 章节

第三百零一章 千年谋划只今朝,英灵遍地铸王骨!

推荐阅读: 妖孽奶爸在都市 都市狂少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武道大帝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我岳父是齐天大圣 武神血脉 绝世战魂 九阳帝尊 第一赘婿

晋主握拳,背对着那古老的青铜之城,呼吸急促。

他看着眼前远道而来,一身血脉纯粹,气息浑厚直逼神血之王的年轻人。

眸子里燃烧着的,是属于不甘的一片赤红。

凭什么!

他要在国破削王之后,继续为神血后裔,驻守镇压着玄商?

凭什么!

周天子明明可以出了镐京,叫大晋之土永远存在,却选择了漠视?

凭什么天上的神圣,要不回应他的呼唤。

凭什么三晋那些宣誓效忠的宵小,却要篡夺他的权位?!

“既这天下掌棋之人,都想要叫孤成为历史,彻底掩埋于过去,去当个死人!”

“孤,又怎可能叫你们如愿!”

晋主心中冷笑着。

他如今的寿元,还没有走到尽头。

不管今日,这玄商后裔是否会答应他,这背后沉没的青铜古城‘朝歌’,他都会亲自给他开启!

不为别的。

就是为了叫这一成不变的九州,叫这三家分裂的三晋土地,彻底颠覆!

相传当年陨落的天命玄鸟,神血之中蕴藏着不灭的火,只需要一滴,就能叫他以权柄之力,重焕新生。

但就算是做不到,或是这年轻人事后背信弃义...

也是无伤大雅!

因为,只有最古老的神血之王,才对于那个失落的时代,有过记载与印象。

他们明白,曾经玄商的王,到底是怎样恐怖的存在!

那是...哪怕天上的神圣降临,做圣者姿态,都无法在地上彻底将其灭杀,湮灭的人物!

纵使是得到了钦定赐福的神血之主——周天子!

也不及那人!

即使最后,他依旧不敌无敌的神圣。

可,只要能叫曾经覆灭的玄商,再度留下传承,亦或者是其他变数!

那也足够叫这些地上显赫的执棋者,喝上一壶了!

这是最坏的情况,若是自己无法恢复如初,大不了鱼死网破,一起都别好过!

看着浑身上下,都充斥着戾气的晋主。

季秋没有直接开口,而是打量了下他,举止有些沉吟,似在权衡。

但实则,他的内心早就已经有了选择。

之所以沉默不语,吊着眼前的晋主。

不过是在做做姿态罢了。

并且,

他还有些怜悯。

到底是经历了些什么,才能叫一尊昔日的神血之王,到了今日的癫狂局面?

“他心中对于赵、韩、魏三尊神血之王的怒火与愤恨,怕是当世无人可出其右了。”

“若是能有制衡手段,那行驱狼吞虎之策,完全可以叫这晋主去搅动一时风云,让这三晋大地的神血之王与神血后裔,陷入焦头烂额之中。”

“再不济,也能把原本的一潭死水,彻底搅浑。”

季秋心下思索。

而在模拟之中,晋主背后的那朝歌古城。

也确实有能叫他成功蜕变的手段,并且可以对其,加以制衡。

于是,顺着晋主的眸光注视,季秋轻轻颔首:

“阁下的这笔交易,如果我能做到,自然可以答应。”

“但在你背后的这座青铜古城,我从未去过,与里面你口中所谓的那尊王,更是素未相识。”

“且不说什么其他的传承,只单言你所讲的那一滴神鸟之血,我当真能够从中觅得?”

季秋话语里,带着些模棱两可。

虽有模拟之时的记忆,但那画面与情景的灌输,虽是真情实感,但到底还是不如亲身经历。

而且其中有些东西,都是如雾里看花,看不真切。

所以,他自己其实也没有万全把握。

但与季秋不同的是。

心中早已想了此事近千年的晋主,却是完全不在意这些。

他听到季秋的回应,只是露出了难看的笑容,并未率先答复,只是慢慢转身,面对着那道宽阔、宏大、古老的巨大青铜城门。

缓缓走上前去,并将干枯瘦弱的手掌,按在了上面。

随后,口中泛出了低语:

“俯瞰天下的神圣,地上行走的诸王,共同见证...”

“将忤逆的人王,将不该存有的朝代,彻底封存于无边逆流,以晋之王血,神之权柄,以作封禁...”

“将审判之人的头颅,四肢,躯干,分镇于四海八荒!”

“将古老的王城,彻底抹去!”

他的声音,渐渐高昂。

这是当年,初代晋主在神圣的见证下,在古老的三晋大地立下王朝,并镇压朝歌的封印祭词。

至于今天,时过境迁,沧海桑田。

他的后裔,却是用着他曾经教授的方式与钥匙,去反其道而行之,亲手...

将曾经封印的古老巨城,再度开启,并叫它——

重见了天日!

古老的青铜城门,开始‘嗡嗡’颤鸣,不停抖动着!

而晋主那一身黑袍,于此刻却突然燃烧起了熊熊火焰,如同自燃一般!

他那本来枯萎的赤发,被火焰点灼,那惨白面容泛起了威严。

执掌‘初火’的权柄,此刻的晋主,仿佛一尊真正的王者,屹立在庞大的古铜城门之前,以火为薪,可焚烧一切!

那沉没了朝歌,随着季秋到来而一分为二,露出宽广大道的滚滚黑水,此时随着天边暗沉,狂风怒号,竟掀起了滔滔海浪,连绵不休,好似能将一切尽数埋葬!

至于晋主。

他那触摸青铜古门的手臂,黑色的袖袍寸寸龟裂,露出了潜藏于底下的道道赤红纹路。

滚烫的王血,从晋主的手掌传出,连通他那权柄的力量,将烙印在硕大城门之上,那一道道复杂玄奥的古老纹路尽数填充。

偌大的青铜古门随着被王血浸染,发出了氤氲青光,逐渐溢散,并且开始愈发勐烈的震动起来!

甚至连门扉...

都有了些微松动!

一寸...两寸...一丈...两丈...

由得神秘的古铜浇筑,有着无边伟力的城门,那本来附着其上的无形屏障,被晋主以王血浸染,彻底失去了神效。

而他伸出的那只手臂,更是血管爆开,赤红色的血液流淌着,一滴又一滴的落在了松软的黑土上。

但其对此,却是浑然不觉。

只是微微仰头,看着那缓缓打开的古老城门,甩了甩王血淋漓的臂膀,继而张开了双臂,似是在拥抱着自己的杰作,哈哈大笑:

“果然,果然!”

“只有流淌着纯正的玄商血脉,亲自踏足到这朝歌之前,这古老的青铜巨城,才会打开!”

“不然,纵使孤能解开这城门的枷锁,可却始终也无法叫这大门打开,踏足一步!”

正说间,晋主转过了头,看着一身血脉沸腾,与那敞开城门的朝歌深处,隐有共鸣的白袍年轻人,道:

“你会寻找到的。”

“孤的父镇压了此地几千年,孤自黑夜之变,失去了王名后,也在此枯坐了上千年。”

“这千年时光,从未有过像你这样的玄商后裔,踏足此地!”

“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不仅如此...”

“你,也必将肩负重复你们人族昔日辉煌的重担!”

“所以,这朝歌里存在的东西,你必将都能尽数取走,又岂能只有区区神鸟之血?”

说罢,晋主大手一挥:

“去吧。”

“孤期待着,你能够得到怎样的造化!”

“最好在出来之后,便能掀翻了这片天!”

他的眸子里,夹杂着几分不易察觉的艳羡。

不过转瞬之间,便被更加浓郁的愤恨给覆盖。

他恨这片土地上的执掌者,是恨不得生啖其肉,饮其血,抽其筋,将其挫骨扬灰的那种恨!

所以一切能够与赵韩魏乃至于周天子为敌者,他都无比希望,能够将那些人的头颅摘下,以泄他心头这股气儿!

晋王身上燃烧着火焰,他深深的看了眼那被迷雾遮盖,看不清楚的朝歌内部。

随后,慢慢走到了一侧,默默注视着季秋。

在这位被削去王名,既是囚徒,也是狱卒的神血之王注视下。

季秋看着前方深处,隐约有火光闪烁的迷雾通道。

沉吟了下。

对着晋主点了点头,回应出声:

“但愿如此。”

紧接着深吸一口气,便昂首阔步,跨过了两侧古铜巨门,迈入其中!

隆隆隆...

就在他走入了朝歌之后。

那方才张开的大门,复又缓缓晃动,继而‘轰隆’一声,彻底封闭,就好似从未打开一样。

见此,晋主嘿了一声,也不恼怒。

千年以来,若是这朝歌自己能够踏足,又何须由得他人前来?

但不管如何,如今他的目的已经达到。

至于这朝歌古城,与其中的存在,究竟搭不搭理自己。

他毫不在意。

“天子...诸王...”

“你们已经显赫了太久太久。”

“活了数千近万年,尚不甘心,还想如神圣一般,永生永世的长存下去?”

“变革的动乱种子,已经播撒下来,属于曾经的时代,已经即将回归。”

“在这个神圣隐匿的世道,你们如何能继续维持你们的神血统治,高高在上?”

“孤就要眼睁睁的看着,看着你们一个一个,被彻底从神坛之上拉下,如最古老前时,跪在祭天台前,祈求神圣垂怜的模样,一般无二!”

“当狗的岁月已经快要遗忘。”

“但自今开始,孤要叫你们,尽数回忆起来那段难忘的岁月!”

“这,便是覆灭我晋氏的代价!”

这赤发燃火,双眸如血的晋主,背手望向黑水覆海翻江,天边乌云密集。

随后忽得冷冷一笑,站立在这古老的朝歌之城前,轻声呢喃。

诉说着...有可能出现的未来一角。

...

季秋,迈入了朝歌。

他踏着浓郁的迷雾,在方才走入这座青铜古城之时,后方的两扇大门,就已经缓缓的闭合而上。

aiyueshuxiang.com

对此,他并没有多做驻足。

只是沿着眼前的迷雾,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大地...渐渐变得焦黑。

是与外界被黑水浸染的土壤,截然不同的种类,更像是一场焚烧一切的战火蔓延开来后,所留下的茫茫焦土。

焦黑的碎石子,铺垫在季秋脚下的古道上,而在这沿途的道路两侧,则有一道道的火炬,其上燃烧着星星点点的火光。

尽管微弱,却是并未暗澹。

他一路走着,看到了一道又一道伫立的墓碑,那上面被迷雾遮掩,看不真切。

但依稀能够见得,都是铭刻了名字的。

而且在墓碑前,还留有一些千奇百怪的物件。

有断了半截的残破巫杖,有只余下剑鞘,剑刃毫无踪影的青铜古鞘,有铭刻着古老花纹的青铜古盔...

此外,枪、戈、甲胃...等等,不一而足。

这里的一切,都保存的比方才朝歌城外,要更加完好。

并且,尽都是附有灵韵之物。

换句话来讲,就是这些物件的主人生前,起码都是独当一面,如季秋一般,可开宗立派的金丹宗师!

而诸如此类之物。

一眼望去,整个古道两旁,足有数百。

季秋见此,顿觉震撼。

不过只是一座失落的都,就有数百尊能够与金丹争锋的人物存在?

而且,还尽数都葬在了这里,墓碑耸立!

这...

那从其中诞生,更进一步的存在,又该有多少?

季秋抬头,沿着这大道一眼望去,在那迷雾最深处,依稀可以见到一座雾中大殿。

他的步履加快,脚步都掺杂着风。

掠过那一道道墓碑,季秋并没有探寻这座古老的朝歌遗迹,他只是摒弃了其余杂念,一路向前。

直至...

到了那尽头的大殿之前。

那,是一座断了檐角,被四根硕大的石柱,插在了东南西北四边,将原本的宏伟大气尽数破坏的大殿。

它屹立在高大的石台之上,要想通往其中,还得迈过一道长长的古阶。

季秋一眼望去。

在那古阶之后的殿门石柱前,看见了被灰尘遮盖,只余下半边的牌匾,铭刻着‘商’字。

森冷的寒意,与浓郁的迷雾,将此地覆盖。

季秋踏上足有数十丈之高的古阶。

一步一步,走到了上方的殿门门槛之时,方才驻足。

他看到了,有三具千疮百孔的尸首,互为犄角,屹立于此。

一者手持木杖,头戴面具,看不清面容,倚靠着石柱,低垂着首级。

一人执掌残破古剑,颅骨被一道大洞洞穿,就连血液都已风干,只余一片黑迹。

还有一人,身披着长袍,像是官中显贵,他瘫坐在地,连胸前都被轰开,面色惨白灰败,早已气绝多时。

但,纵使人已陨落。

他们身上携带着的‘气’。

却仍是叫季秋心中深深季动。

那都是,比他要更强一筹不止,悟出了道的人物啊!

足以与元神,相提并论!

可最后,仍是凄惨的死在了这王殿之前!

“他们死前面对的,到底是何等存在...”

感到后背有些凉意上涌。

季秋目光缓缓抬起,向那大门敞开,被黑雾遮掩的王殿内部望去。

这一眼直视。

突然。

商宫,晃动了起来!

哗啦啦!

清亮的锁链扯动之声,随着他的到来而不停响起。

那四根插在这王殿东南西北的通天石柱,此时暗澹的花纹再度明亮,像是在镇压着这座古老的宫,不叫其生有异动!

有什么存在,因为季秋的踏足,醒了过来!

“今为何世?”

一声沉闷。

“此世何年?”

二声沙哑。

“为谁执掌?”

三声,已是穿破了束缚,直入季秋耳畔!

一时间,季秋在脑海之中,只单单因这声音入耳...

便仿佛见到了,一尊从古史神话中走出的神魔,顶天立地,震古烁今!

他有种错觉。

这人,不应被这座王殿束缚。

他本就应生来骄傲,屹立于天地之间,气吞寰宇,俯瞰一切!

他便是...

“玄商最后的人王...”

“辛!”

相邻推荐:通灵萌宝:妈咪,保护我方爸比保护我方族长我的轮回模拟器降临异世:我有探索模拟器我的次元人生模拟器全球轮回:我模拟前世今生全民融灵:开局融合炎帝之灵全民觉醒:我的召唤术式大有问题四合院:从晋升工程师开始重生四合院,开局是八十年代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