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从长津湖开始 章节

第一百四十三章 战士浴血东山巅 六

推荐阅读: 第一赘婿 九阳帝尊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妖孽奶爸在都市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绝世战魂 我岳父是齐天大圣 武神血脉 武道大帝 都市狂少

炮火声太大,宋卫国还没听到徐青说的是什么,雷公已经听得清清楚楚。

“忍着点。”

他制止住宋卫国想说的话,一把拿布头塞进担架上的受伤战士嘴里,让他咬住,然后立马回头:“没问题——我马上给你弄好!”

徐青的开火也引起了美军指挥官的注意,岭下的马达轰隆声越来越响,吉普车和坦克在前,更加急迫向上开进,后面的敌军很快像海似的全画幅般出现在七连视野中:

一堆白人士兵爬在车上、坦克上、炮塔后,摇着机枪向山上扫射,坦克炮管、并列机枪、高射机枪多管齐用,为他们向上爬冲的士兵们做火力掩护。

嗖嗖嗖嗖嗖嗖!

子弹像利剑一样击打过来,狠狠贯穿着山体,刚被炸掉了大半边的山头,立刻在机枪的连射当中打成了马蜂窝,冻土都不结实了,哗啦啦成了黑色粉末似的往下掉。

子弹呈直线在来回穿梭,那凌冽的破空声,远比任何在电影院看到的战争片杜比全景声,要恐怖十倍百倍:嗖嗖声越响,耳边听到的越急越尖锐,那就意味着被击中的可能性就越大!

穿着再厚的防弹衣,眼前是山头土包都不顶用,在这样的成百上千的枪林弹雨中,只要挨着碰着一点,血肉之躯就会被狠狠大力贯穿。

余从戎领着火力排两个班往上跑去,刚冒出个头,身前就是一连梭子弹射在脚边的地面上,吓得他急忙往旁边滚去。

他随后一抬枪,勃然大怒:

“他娘的美国人疯了不成?今天不把这些龟孙子打死,你老壳我就不叫余从戎!”

他说完就已经打了起来。

其他的战士们也都纷纷自行组织开火,众人严肃当中带着震惊:底下几个方向都是往上爬的敌军士兵和机械队伍,大家都意识到美国人这去而复返的攻山动作,要远比之前的每一次恐怖。

“放!”

从高地山峰之上,徐青一声令下。平河马上带着冷枪班冒死对着山脚下发射“大抬杠”,七八道火箭弹带着气浪直线冲了出来。

它们在空中直线又带着蜿蜒的路线,径直落入坦克和吉普车群中,噗噗噗的掀起了一阵火光和旋风,带倒了大片敌军士兵。

砰!

砰,砰,砰……

徐青抽身放枪,一手持着加兰德,一手持着轻机枪,快速冷静的朝着那个方向的敌人进行攻击,只有将火力压制下来,他们才有机会。

几个在坦克上的士兵被他击倒,他想瞄准那个尼古拉斯,但其身边人群太密,只扫倒了他跟前一个倒霉蛋。

“We need help here……Keep attag(继续攻击)!I say——keep attag(继续攻击他们)!”

那个大胡子中尉尼古拉斯明显吓了一跳,缩了缩脖子,躲在车后厉声呼喊。

于是徐青看到,坦克只停了十几秒钟不到,马上有人抬起伤员往后拖走,然后周围围起了韩国人,士兵们继续上山。

梅生回身大声喊:“我们的总火力差的太远了。”

底下的美国兵驱赶着韩国士兵们,顶着七连并不算勐烈的火力已经过了中段坡,攀爬起三面山棱上的小高地,山峰最高旁边连着数个山头,西北坡被炸了个粉碎,南边北边山包被敌人逼的越来越接近。

山底下有一个个士兵往下倒去,山头上也有战士被流弹击中受伤被拖着往后去了。

“不行啊!敌人火力太勐,撑不住。”

余从戎朝徐青大喊。

他一手还吊着绷带,伤口已经开裂蔓延出殷红的血。

徐青也看得到,敌人的火力像雨一样的打在山坡和高地上,战士们不顾一切的顶上去,脑袋攥在冻土堆,狠狠向下扫射,身前是一颗颗噗噗射来的子弹打出的泥灰窟窿,但阻击效果并不明显。

徐青缩身压在战壕后,他能感受到泥土的冰与热,炮火的余温和渐降的气温交织在了一起,如同他的心情一般。

徐青突然做了个惊人的决定:“停火!”

“啥……”战士们还以为听错了,许多人不确定的看了他一眼。

“都停火!”

徐青面色冷静,吹响了哨子,再次重复命令。

“为啥啊?”众战士焦急的看向他这边。

徐青仰头喊:“——打不了,咱们就让他们再近点。记住,雷公放炮后,再给我狠狠打——朝着美国人那打,逼他们跟我们贴身战斗!不然大家都要死在这。”

“明白!

!”

战士们齐声怒吼。

哨子越吹越远,在几面被包围的山头上传了出去,于是枪声全部一个接一个的停下。

战士们不再还击,全部缩了回来躲在简陋的黑土掩体后,大口喘着气,呼吸着冰冷的雾粒和火药气息,沉默的在等待下一个进攻时机。

耳旁是底下不断开火的机枪声,美国人也发觉山上没了回击,小心谨慎的同时也在猜测志愿军发生了什么?

《青葫剑仙》

他们的脚步没停,那子弹打来的声响每一个都仿佛击打在战士们的心上,那么的有力,那么的可怕,又是那么的令人仇恨!

徐青呼了口气,喷出一条长长的雾气。

他不愿看到大家与敌人们刺刀拼命,上一次——导致了伍千里的昏迷,许多战士们倒下。可眼下的危机场景,迫使他们又不得不再次如此。

时也……命也。

他不再想,朝山右边吼:“雷公。”

雷公把炮弹滑进炮膛:“来了!”

他也很焦急,满头的汗和泥灰混合的脏污都来不及抹去,不断的跑着,快速摇臂指挥几个二炮手在几面包围的阵地上调试炮台位置和距离:

“……向右五十密位,好了没?好,准备开饭——我们要开饭了!”

他脸色一喜,声嘶力竭的大喊,后面几乎已经破音:“万里,你可瞧好了,打完这一轮,咱们炮排就指望你给抢回来了……”

伴随着他的喊声……

蓬!蓬蓬蓬!

一排二十几发的金属炮弹带着呼啸声音,狠狠的向山下砸下,跟在其后的是榴弹、巴祖卡、重机枪,机轮转动,弹壳落地,一条条火舌此刻全部开火!

当它们的板机全部打开后,这座伫立在朝鲜大地上的山峰便没了其他声响,远近都是嗖嗖穿插在上下岭的子弹!

战士们苦等这一刻,结果是并没有浪费,这些仅剩下的炮弹被他们谨慎的打了出去,全部都是描了再瞄,准了再转才敢发射。

结果是大面积命中!

美军的阵营慌了一下手脚,整个美军士兵人群中倒下了一片,那些坦克群也有两辆直接冒着黑烟停在了原地爬坡上,其余的汽车上摇着重机枪的战斗小队也炸开了窝!

“好!

!”雷公狠狠甩了一拳,他趴下来,脸上全是汗,面色潮红,但仍在继续对着炮排同样激动的年轻战士们挥着手,“不要停,继续打。”

徐青连连射击,朝着坦克周边包括指挥官的重要作战人员一切重要因素打过去,越是焦灼紧急的状态,他的心既火热又冷静!

见山底下队伍停了下来,战士们一边打,一边左右观望,此时正是攻击的好时候。余从戎大喜于是爬了起来,大呼道:

“同志们,咱们赶紧……”

徐青也有此意,但是他刚抬起头来,耳朵一动,就发现天空深处嗡嗡嗡的轰鸣声又传了过来。

他脸色一变:敌军战斗机?

雷公还在高兴的拉着火炮,把剩下的几个炮弹抱在怀里,欲要继续乘胜追击。

“等下……”

徐青童孔急缩:“全部卧倒——”

话音刚落,飞机乌拉拉的就过来了。

速度之快,连徐青都没瞧见具体什么机型,只看见十数个小黑点在天空中以极高速冲过来,带着震天的气浪,山峦雪峰都已经模湖。

呜……

他们从头顶一飞而过,然后是:

轰轰轰轰轰轰……!

爆炸,剧烈的爆炸,无止境的爆炸。

美军在肆意撒野,它们投下了大面积的炸弹,呈分散状一片一片的从山坡中段以上蔓延至山包顶部。

当飞机的第一颗炸弹落地的一瞬间,巨大的火光让附近的整片山地都在剧烈震动,底下往下冲的敌军士兵们也都趴下了。

这种爆炸的趋势仿佛电影一般,在慢镜头中拉扯出蒙太奇般的奇异感觉:一颗爆炸连着一颗,一片火焰连着另一片,当它们从徐青头顶呼啸而过,地上只剩下了升腾的巨大的火红花骨朵!

山谷在震荡,天空在颤栗。

七连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喊卧倒了……

一切显得那么多余……

徐青往前躲避,随后被狠狠的击打在地面上,滚了一圈又一圈,他七荤八素的爬了起来,耳边有一阵尖锐的声音在嗡嗡直叫,眼前在冒金花,感觉天地在旋转。

他马上拿枪对准天空,但是飞机已经走远,只留下空机在长空中的绝响。

再看四周,TNT炸药引起的爆炸落地,天空中有蘑孤云黑烟继续缭绕,而地上有血,到处都是扬起的炮灰,周边不见人影。

他心里咯噔一下,大吼:“都有没有事?活着的吱一声!”

“二班在这……”

“咳咳,一班长晕倒了……”

“三班,三班有人快不行了!”

寥寥几声回应。

徐青跑过去,许多人在战壕里躲的及时,有受伤但未及性命,但也有人严重。

刘志毅抓着二排三班的喊了起来,他身旁有个战士脖子肩膀被炸掉了半边,露出狰狞的筋管血肉,昏迷了过去,但还有微弱呼吸。

徐青赶紧把他背起,让战士赶紧送进站壕里。

他再看向四周,山头各边,还有很多地方守着的战士们没有回声,高地上面又凭空添了许多坑洞。

那都是炸弹留下来的弹坑。大家连夜拼命的挖、拼命的掘都挖不动,而这些飞机一过,就立马形成了,这是何等的讽刺和荒诞?

“救人……”

有人还在喊着,弹坑里面躺着些战士翻滚痛哼的人影和炸烂的工事,偶尔看到几块被炸得不知道是哪个部位的人体碎片……

可一个个的去救人已经来不及……

因为头上,脚下,前方,后方,敌军已经趁机加速包抄而上。

其他活着的战士们在耳膜震碎出血的状况下,已经听不到声音了,但是大家都能看到山底下一熘的士兵已经加速冲了上来:

那里面有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卷发的,蓝眼睛,高个子,包括叽里咕噜回头大叫着的韩国思密达士兵。

很多战士们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些稀奇古怪的外国鬼子,又仿佛有过无数次接触,还活着的战士们都被炸的晕乎乎,大家愣了半秒不到,迅速反应过来:

“敌人!敌人上来了……”

漫天的飞机炸弹余波还在响,周围都是扬起的泥沙俱下的土幕。徐青恍恍忽忽站了起来,他明白过来:守东山1071.1高地的第五天,美国人……他们第一次打上了高地。

相邻推荐:笑傲江湖华娱:从神雕侠侣开始神雕侠侣从大学讲师到首席院士我的医术能加经验值你这领主有问题吧一纸契约:法医小娇妻湛蓝徽章道门入侵我的女友会七十二变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