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苟在仙诡世界 章节

章159、 生活

推荐阅读: 武神血脉 九阳帝尊 都市狂少 妖孽奶爸在都市 我岳父是齐天大圣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绝世战魂 第一赘婿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武道大帝

周蓉去世了!

小城中的街道有一些人往来,都是过来吊唁。

“唉,周前辈刚来的时候可还是精神抖擞,没想到,就这两三年的功夫,突然就没了!”

“是啊,这人也不知什么时候就没了!”

······

能够前来吊唁的,都是小城中有名有姓的人物。

周蓉入驻此城的时候,以一个商贾世家身份融入,自然在外界露了几次脸。

不过,这座小城没多少有权有势的人物,满打满也就十个出头。

丧礼一切从简,若不是李圆执意如此,甚至连丧礼都不会举行。

没多久,路南就见到了周蓉的仪容。

这位老人安静地躺在床上,李圆正给她梳理妆容。

修士和普通人不一样,哪怕是死了,短时间内身体也不会出现腐败什么的,直到身体中残留的灵气彻底消散于天地,才会慢慢地腐烂。

外边的人自然不能进入屋子,只是在前堂祭拜。

这里,只有寥寥几个人。

李圆、路南、厉雨以及两个女修。

据厉雨说,师尊死了已经有两天了,这两天,李圆都会待在这里,替周蓉梳理妆容。

几人眼中充满了悲伤。

路南心中一叹,却不知如何安慰。

又过了两日,周蓉两眼红肿地找到路南。

“我想把师尊带回百灵城安葬!”

路南将她拥入怀中,柔声道:“就按你说的,百灵城有些不少地方风水不错,很适合师尊的遗体安葬!”

过了两天,这座承载了李圆许多感情的府邸院落,便彻底封存。

将里面的东西能搬的搬走,至于李圆的几位同门,因为无处可去,便也跟着路南一起返回百灵城。

将周蓉的后事处理完后,已是年关。

家家户户都在门前挂上了一些喜庆的装饰物,哪怕再穷苦的人,也多少会弄些红色或者彩色的布条,系在门前。

明艳的色彩充斥了整个视野。

路南站在廊檐下,看着不远处正在吩咐底下人布置屋内的事宜。

周蓉刚过没多久,李圆也不好办得太过喜庆,因此,只是弄了一些比较澹雅的植株。

住所的灵气盎然,连带着植被也生长得充满灵气。

“我们出去走走怎样?”年关的时候,路南忽然说道。

李圆点了点,脸上浮现出一丝温情。

自己夫君心思变得越来越细腻了,这是为自己开导开导呢。

“好1”

出去散心,自然不能御剑飞行什么的。

他们打算一步步走下山,去百灵城看看夜景。

不想,刚出门,便遇到了厉雨。

“姑姑,前辈!”

看着最近有些消瘦的侄女,李圆忍不住有些心疼。

“要不要跟我们去走走?”

“好啊!”

厉雨笑道。

夜色如墨。

城内难得亮起了大量灯符。

点点光芒在夜色中犹如辰星。

三人漫步在街道上,忽然,旁边听到了一些孩童的欢呼声,扭头看去,便见繁华地段的位置,一抹刺目的亮光缓缓升空。

厉雨眼睛微微一亮。

“我们去看看吧!”路南说道。

三人都做了一些简单的伪装,所以,也不担心被人认出来。

大家是来体验一下年关的气氛,若是以真面目示人那就很容易让气氛变味。

升起灯光的位置源于一品符店。

当然,这么大张旗鼓的升起长明灯肯定提前和外事处报备了的。

“要是能一直这么安宁就好了!”看着天空中投射而来的光芒,李圆忍不住叹道。

心知是周蓉身死让她伤感,路南将她搂在怀中。

身侧的厉雨觉得有些酸楚,看着头上的长明灯,不知不觉,眼眶便是有些湿润。

三人看了一会长明灯,又沿着百灵城最繁华的商业街走了一圈。

并且到最好的酒楼吃了一顿用灵兽肉制作的菜肴。

当然,能面对大众的酒楼,即便是有灵兽肉,也只是低阶层次,别说1阶了,哪怕是0阶上品的灵兽肉也需要提前预订才行。

厨师的手艺不错,正当路南夸奖的时候,厉雨却道:“比桃姐还差了些呢!”

张桃?

路南眼神有些恍忽。

厉雨不提,他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一个熟人。

“你要是想吃张道友的饭菜,倒是可以把她请来!”路南笑道。

“行吧!反正前辈你现在也不担心多一张吃饭的嘴!”厉雨笑道。

李圆深深地看了一眼厉雨,笑而不语。

晚上,一番云雨,路南征战正酣,李圆却已经缴械投降。

看着自己夫君意犹未尽的样子,李圆轻声说道:“夫君,你觉得小雨怎么样?”

什么!

路南差点忍不住跳了起来。

“你说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么?”

李圆幽幽地道:“我只是问你小雨是怎样的人,干嘛那么大的反应?”

路南这才回过神来,干笑道:“没有,我以为你——”

“以为我想让你把小雨给纳了?”

路南正气凛然地道:“没有的事,怎么可能有这种想法!”

唉~要是没有一点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但眼下这关头肯定不能说出来啊。

俗话说得好,十个男人九个色,还有一个特别色!

他属于九个男人中的一个,对好看的女人同样会持有私心,不过,他却能够以道德约束自己。

论迹不论心,论心无完人!

“小雨可是你的侄女,不要想太多!”

路南说道。

“可是,这个侄女可算不得是亲的!”李圆说道。

“不行不行!”

路南使劲摇头,倒不是他立牌坊,而是和厉雨见面的时候,他还是个糟老头子,在他心里,厉雨始终是个小女孩。

心里面始终有些膈应。

老牛吃嫩草,在心理上还是会有些冲击的。

李圆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说下去,而是翻身起来,坐在路南身上,俏脸嫣然地道:“我们努力要个孩子吧!”

路南想了想,没有拒绝。

现在的他也算是家大业大,实力也稳了许多,养个小孩也没太大的负担。

想到这,哪里还忍得住?

一番拨云见月、浪涛翻涌、直让外边长明灯的光辉都有些暗然。

一连数日,路南都沉迷于林间小道之中。

所谓修行,自是要劳逸结合,忙活了大半年,放松个十天半月十分合理!

但所谓,色字头上一把刀!

路南很快就遇到了一些小麻烦。

在某个晚上,正当他准备找李圆努力生小孩的时候,发现床上已经换了个身影。

微弱的光芒下,白皙的身躯如抹了一层胭脂粉一般。

“小雨?”

床上的人捂着脸,嘴里发出一声细弱蚊蚁的声音。

“是你姑姑叫你来的?”

“是~不是,我是······”似乎听到路南的语气有点生气,厉雨连忙解释道。

只是,脑子里如同浆湖一般,一片白茫茫的,也不知说应该说什么。

好像说这个有点不好,说那个也有点不好。

路南叹道:“你怎么想的?”

厉雨忽然沉默了一下,咬着嘴唇道:“其实,若不是姑姑的话,现在应该会是我最先和你在一起对么?”

路南顿时哭笑不得,“原来你早就垂涎我的美色!”

厉雨瞪了一眼,道:“少来了,你不知道,姑姑她整天在我面前说你的坏话,就怕我被你迷住!”

说到这,她忽然就笑了起来。

“区区武夫?”路南试探性地道。

厉雨勐地点头,“就是!就是!”

“好啊!你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人!看我不好好收拾你们!”知道厉雨的心意,路南不再纠结,欺身而上,宽大的胸怀将厉雨那娇小的身子彻底掩盖。

······

清晨的阳光很美好,可惜,路南没有看到。

早上李圆特意给两人准备的参汤很香,可惜,两人也没能喝到。

眼看着太阳从这头爬到那头,参汤都换了好几遍了,还是没看到两人出来。

李圆都忍不住有点担心了。

在他准备敲门进去的时候,路南终于精神抖擞地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我给你熬了参汤!”李圆面无表情地道。

别看她一手操办了这事,但真的看到路南的时候,还是免不了满心的委屈。

“难为你了!”路南有些愧疚。

见他如此,李圆反而觉得好受了许多,轻声道:“没事的,谁叫我家夫君本事大呢!若是真是一个小小的炼气散修,看我不吃死你!”

路南忍不住暗道:果然,不管在哪,实力才是根本啊!

只要有实力,完全可以······

······

路南的生活又回归了正常。

美色虽然吸引人,但终究不能毫无节制。

唯一算是改变很大的,便是厉雨的加入。

这座山上的院子,俨然间充满了许多以往无法感受到的温情。

“果然,做一个存粹的修行者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求道者,不惹尘缘,独善其身,一心只有求道长生。

可惜,路南觉得自己终归只是一个俗人,若是让他整天修炼,那人生真的没有丝毫意义。

所以,他有了李圆、有了厉雨、未来,也许还会有孩子。

“年关过了,要抓紧修炼了!”

路南心中其实还隐隐有些担忧,那就是源于莫铁山。

“如果莫铁山真的凝聚的是假丹,那么,未来的几年,绝对会再生起事端!”

“就是不知道会是什么了!”

路南陷入沉思之中。

当日开荒结束前一刻出现的废墟,定然是一处上古遗迹,莫铁山进入里面三天三夜,也不知道结果如何。

他猜测,上次仓促开荒,很大的可能是,莫铁山想要从遗迹中找出解决假丹的方法。

成,一切还好!

这片区域,依旧是铁剑门的天下。

他们这些人,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若是不成,后果就难以预料了。

“是释放心中的恶念?还是不惜一切,寻找新的生机?”

路南深深地吸了口气。

“这种被人左右的感觉,是真的不爽啊!”

······

时间飞快的流逝。

转眼间,便是一个四季轮回。

路南的生活没有丝毫的变化,每天几乎都是在修炼中渡过,只有偶尔的一两天时间,才会和二女亲热。

这种苦修状态感染了二女,在保证了一品符店运行正常后,二女也全身心地投入到修炼当中。

第一年,厉雨突破了炼气四层,晋升了炼气五层。

她在炼气四层逗留了几年功夫,如今晋升,算是水到渠成了。

论修行天赋,她比李圆还要好上一些。

当然,两人相差不多,毕竟,以往李圆可没有这么好的环境和资源来修行。

此山可是原先赤练门的山门之地,而他们所在的这个位置又是灵气最为充足的地方,以及各种丹药、法术的供应。

年关的时候,路南带着二女前往毒障区域,看了一下赤血冥蛇。

只听得他一声哨子响起。

片刻后,身侧的密林中便是传来一阵细微的窸窸窣窣声音。

一条水桶粗细,通体泛红的大蛇从里头钻了出来,如同朝圣一般将头颅匍匐在路南身前。、

畅想中文网

“这就是夫君你培育的灵蛇么?”厉雨惊讶地道。

她是第一次见到赤血冥蛇。

李圆则不同,在铁剑山的时候,就和赤血冥蛇相处了蛮长的一段时间。

“这个个头长得也太快了吧,我记得当初我离开的时候,这家伙还只是脸盆大小!”李圆也有些惊异。

不过,路南却是笑了笑,道:“那你可能看错了!”

李圆心中疑惑,但很快,她就明悟了。

“不是同一条赤血冥蛇!”

她惊呼道。

路南点头道:“不是的!你看它身上的这处纹路,和之前那条相比,有些许差异!”

世界上没有同一片树叶,也没有真正意义上完全相同的东西。

所以,同样是赤血冥蛇,彼此间还是有一些细微的差异。

当然,路南得以分辨出来,并不是因为他观察细致。

在培育灵蛇这方面,他向来是有些敷衍的,真正让他知晓这些,是因为小驱蛇术。

此法能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将一条灵蛇认知得七七八八。

数十条赤血冥蛇从四面八方游来。

身为同类,并且身上还有路南的气息,这些生性残暴的灵蛇没有自相残杀,不过,路南还是敏锐地察觉,数量上少了一些。

大概有四五条左右。

他也没有多想,这毒障区域十分广袤,尤其是深处,有什么样的存在,都说不准。

死个三五条,完全正常!

就在他思索的时候,忽然,一道异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相邻推荐:潇洒系男神怪谈玩家我用删除键打穿了异世界权游:进击的北狼楚氏春秋传苟在修仙世界肝熟练度弗雷尔卓德的孤狼从八百开始崛起捉妖局被发现是邪修,人生就要结束了吧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