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走过那春天 章节

第三百八十七章 乞丐

推荐阅读: 我岳父是齐天大圣 都市狂少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绝世战魂 九阳帝尊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武神血脉 武道大帝 妖孽奶爸在都市 第一赘婿

陶晓华不解地问:“什么乞丐?夜总会哪来的乞丐?”

郑全指指舞台上一个跳得正欢的领带男子:“你过去看看,太像那天我们见到的瘸腿乞丐了,就是家里被烧的那个。”

这时,正好一曲终了,舞台正中的大灯亮起来。郑全拉着他挤到领带男身边,他仔细一看,领带男头发梳得干干净净,抹上摩斯,油光可鉴,眉角上的紫斑渗出细汗,泛着亮光,只是颜色比那天澹很多。但是脸型,模样还是那个样子。

陶晓华肯定地说:“错不了,就是他。”

郑全不解地问:“可是,他的腿不是残了吗?”

两人留意看他的腿,领带男殷勤地引领一个漂亮女伴靠在吧台前,一手扶在舞伴腰间,一手给她递饮料,两只脚穿一双裎亮的黑皮鞋,特别是左腿,还得意地左右晃动。

领带男没注意有人看他,只顾讨好舞伴:“你累了吧,慢慢喝……想不到……你舞跳得漂亮,人更漂亮……”

舞伴嗔怪地扭一下腰肢:“手别那么用力呀,怪痒的。”

陶晓华一股火气腾起来,想起报纸上报道过的事,有坏人白天在街上装乞丐骗钱,晚上跑歌厅泡妞。他拉住郑全的衣服,直直走到领带男身旁,敲敲吧台,沉着脸问:

“领带,你在这里泡妞好潇洒……你还记得我们吗?”

领带男转头看看他俩,奇怪地问:“你是问我吗?”

陶晓华严肃地说:“对,就问你,不问你妈。”

领带知道来人要找茬,用手护住舞伴:“我们认识吗?我怎么记不起来啦?”

郑全彻底认出了他,恶心地说:“想不到你是一个骗子,白天扮乞丐装得那么可怜,晚上却打扮得这样光鲜。”

陶晓华看向领带男的舞伴:“你认识他多久啦?知道他的底细吗?”

女伴见突然出现的两人来者不善,慌忙说:“我们刚认识,跳一支舞认识的。”

领带男知道他们要戳穿自己的底细,脸色一白,捞起吧台上的酒瓶,眼露凶光,恨恨地说:

“关你什么事?狗咬耗子多管闲事,今天老子先废了你。”话没说完,酒瓶就朝陶晓华头上砸来。

陶晓华料到他使横,举胳膊架住他的手。砰……由于领带用力过勐,酒瓶砸不中目标,脱手砸在地上,碎片四处弹起。惊动了四下的舞友。

啊……领带的舞伴吓得惊叫一声,下意识用手捂住脸。

袭击不成,领带恼羞成怒,转身朝吧台右侧厉声喊道:“啊奎,青巴,这里有人找茬。”很快,两个穿花格衬衣的男子跑过来:

“谁吃饱了撑的?找死呀!”

领带指向陶晓华:“青巴,就是他,想跟我们过不去。”

陶晓华还没反应过来,一只拳头带着风直扑面颊。他慌忙一扭脖子,拳头从耳边旁滑过,他斜眼一瞥,对方的前臂上趴着一只青色的蝎子。

“看你往哪里躲?”青巴还没收回右拳,身子一矮,捏左拳向陶晓华腰际袭来。对方来势太快,陶晓华来不及躲开,只好横下心竖起右肘起劲地挡。冬一声,震得全身发麻。他用眼的余光一看,来人左臂也刻有一只青色蝎子。

《基因大时代》

稳住了对方,陶晓华朝后跳出安全范围,捏紧拳头防备,厉声喝道: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打我?”

青巴朝他瞪眼:“谁叫你多管闲事!”陶晓华怒视着他,见他眼里血丝突兀,看来喝了不少酒。青巴看对方没有怯意,往领带递一个眼色,另一个花衣阿奎从裤后袋抽出牛角刀,三个人成品字形围上来,一步一步逼近陶晓华。

郑全见情势不妙,举手向工友召唤:“浩哥,柳项,快,乞丐在这里行凶!”

吴浩峰带着工友冲过吧台来,看到陶晓华危险,连忙抓起一瓶啤酒朝牛角刀的手上砸去。啪一声,牛角刀哐啷落地。

花衣一惊,转身正要发作,哪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只见身后围上来十多个人,一个个怒目圆瞪,摩拳擦掌。

“你们想干什么?”花衣胆怯地问。两个同伙发现不妙,回头看,顿时气蔫了,不知道怎么办好。

郑全指着三人气愤地说:“浩哥,就是他们,乞丐!”

工友们莫名其妙,面面相觑。柳项怀疑地问:“他们穿着时髦,打扮靓丽,怎么是乞丐?”

领带色厉内荏地叫道:“什么乞丐?你们认错人了。”说完,朝同伴招下手,低头想挤出包围圈。

“对,他们就是假乞丐!”陶晓华厉声叫道,“站住!别让他们跑了。”他指着领带:“就是他,那天我和郑全去拉货,在佛子路学校门口亲眼看见的,他假装乞丐,左腿装残,在那里骗钱。郑全还以为真遇上乞丐,同情他,给他五块钱。没想到,他们是骗子,白天在街上行骗,晚上跑来歌厅泡妞。”

领带不敢正眼看他,嘴里喃喃不停:“我……我没骗人,你们认错人了。”

这时,围看热闹的一对姐妹走近青巴,不解地问:

“你怎么也在这里?你不是手残疾不能动吗?”

青巴嘴里嗫嚅着不知怎么回答。

旁边又站出几个人,指着青巴说:“他是乞丐,早上我在车站看见他乞讨。咦,他手上不是满是伤疤吗?怎么变成两只蝎子?”

众人明白了,愤怒地说:

“骗子,这几个骗子,白天装乞丐,晚上扮公子。快,报保安,把这些假乞丐抓起来送派出所。”

众怒难犯,三个骗子被大伙紧紧围住,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好束手就擒。保安用绳子把三个骗子反手绑在一起,押往十字路口的派出所。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郑全气愤愤地说:“可恶,骗子,竟然骗取了我的同情。可恶,天下怎么有这种恶心的骗子?”

陶晓华用肘撞撞他:“谁叫你这么缺心眼?心疼你那五块钱了吧。”

“呸!”郑全朝门口吐一口口水,“恶心的骗子!损失几块钱是小事,心里被骗气就难消了。”

深夜回到宿舍,工会的人转来通知说,明早早班所有员工提前一刻钟到车间集中。经过了这几件事,现在,郑全越来越来佩服陶晓华了。他钻进蚊帐前,好奇地问陶晓华:“为什么叫所有员工提前集中?出什么事了?”

陶晓华扮个鬼脸:“你说呢?今天嗨累了,好好睡个好觉。明天就知道了。”

相邻推荐:海贼之操纵世界最强赘婿骑砍风云录妖神的逆天小奴我的搜查一课甲子园之王牌捕手跃动的青色年华我就是豪门神级万界外卖员凉时光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